飞翔的巧克力

傻乎乎的

等一年绣球花开
不得不说初中那会男女同桌就会是故事的开始,陆成杰和王小梦就是这样的开始。
陆成杰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个子不算高,家境也是一般的,带有小男生的羞涩沉闷。王小梦,从小就是标准的小康家庭,从小到大都在爸妈手心里长大的宝,除了和妹妹别苗头耍小脾气以外没受过多大委屈。当然对于潜在颜控来说白净的陆成杰很符合王小梦心里王子的形象,哪怕可能是比较落魄的王子。而刚刚13岁的王小梦还没开始18变的美丽时期,瘦瘦的,也比较黑黄,丝毫没有网红气质。
刚认识的两个人偶尔也会别扭,更多的是上课下课游戏就过了为数不多初中生活的三分之一。唯一的插曲可能就是王小梦渐渐发现自己并不讨厌打完篮球一身臭汗的同桌,会为了帮同桌掩饰上课看漫画而把自己笔记给他看。一个朦胧的喜欢的小芽就这样萌发了,而直到几年后依然会埋在彼此心里的那个影子。
“诶,我跟你说,每天喝橙汁可以补充维生素c 皮肤会变白哦。”
“哦…”
这句话是王小梦人生里第一句和美容有关的真理,说来可笑,王小梦不会想到,橙汁会是以后三年的天天见的饮料,她第一堂护肤课是在初中时候男同桌给她上的。
“尺给我一下。”
“橡皮给我用一下。”
“你不要看了,老师来了。”
“纸巾有吗?”
王小梦的那把尺就再也没回到她自己手上,陆成杰的漫画为了躲避老师的突击开始偷偷塞到了王小梦的课桌里,陆成杰也总能在体育课后在王小梦的课桌里找到纸巾擦汗。
初一暑假过后,陆成杰身高突然串出好大一截,王小梦就需要微微抬头才能看到陆成杰的眉眼,即使她是害羞的,上课放学偶尔踩着自行车一起回去,有话没话也要说几句已经是王小梦放着胆的偷乐。陆成杰就像那个年纪男生想要的耍帅一样,随手画个小人也必须叼着烟转着篮球,问王小梦要个贴纸也一脸拽拽的样子,也会拿着小兔子的贴纸往自己语文课本上一贴,直到学期结束也小心翼翼没让它掉了。王小梦心里是开心的,当一个男生主动问你要东西而后好好保存意味着什么,在那个花季着实让王小梦发散了很多可能。之后其实也没有特别起伏的日子。随堂考试已经是重磅炸弹了,两个人的座位从教室的最左边挪到了最右边,淡绿色的课桌上偷偷抄写的英文单词已经看不出作弊的小小惊心。
就在初二的某一天王小梦嗓子因为感冒哑了,还要回答老师的问题后,陆成杰像是不能忍受地说了句:“你不要再讲话了,嗓子不疼啊!”王小梦第一反应被吓到了,以至于之后三天都没有和陆成杰讲话,她还认为陆成杰特别凶的说这一句没感情的话,特别不友好,王小梦觉得自己委屈了。几天后王小梦嗓子好了后,依旧没有主动和陆成杰讲话。两个人莫名其妙开启了一段长达一个月的冷战。陆成杰没明白自己的一句关心演变成了冷战,可也放不下面子去主动说话,看到王小梦嗓子好了以后依旧上课会直接拿她的橡皮用,闷着气,下课坚决不出现在座位多一分钟。
直到某一天下午王小梦突然没来上课,第二天陆成杰傻傻的问了句你昨天怎么了,王小梦没有任何回答只是红了脸找了前桌女生讲话。陆成杰上课就开始给王小梦讲漫画里的故事,讲了一整节的英语课,王小梦只明白了有个叫火影的团队很厉害,会各种技能。除此以外,这堂英语课,半个单词都没有消化。
下课后,陆成杰没有再直奔操场,而是拿出了漫画一格一格地指给王小梦看,让王小梦学会了漫画这奇葩的看法。
本来嘛,初中生这种朦胧美好的暗恋,不会点破更不会有人当回事,直到大学以后王小梦回忆起那段没来由的喜欢的时光也不会有一点脸红心跳地一句带过。
陆成杰在习惯了隔几个月某一天王小梦总是要脸色苍白地回家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生理期和痛经的表现,自那以后瘫着个脸也会时不时地准备好热牛奶给王小梦,橙汁这种充满维c的饮料自己喝就好了。再以后,中午一起去食堂打饭然后把多余的菜票给王小梦,两个人的午休时间大多都在从抱怨今天那个菜难吃到家里的电脑游戏有多么的搞笑,此时的王小梦已经很清楚自己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对这个高冷偶尔面瘫的同桌产生了一种叫暗恋的情愫。
明明就天天坐在一起上课,当大家从初一青涩的小朋友渐渐长到初三似懂非懂的青春年岁时,王小梦会一个人偷偷地在课间撑着脑袋在栏杆上迅速找到那个穿白衣服打球打的脸通红的同桌,随手放在桌上的纸巾也已经变成伸手就拿的习惯了,每天的早操男女生分开两排的弯腰跳跃,陆成杰也总要借着旋转运动和全身运动去找那个黑黑的马尾,他觉得在自己美容课的熏陶下,王小梦已经是瓜子脸大眼睛白皮肤的小美女了。
越来越多的考试和教室里流传着的同学录预示着初三毕业的到来。三年的同桌没有人说舍不得也不会有人递过小情书。彼此留着的大概只有当初陆成杰没还的三角尺和劳动课陆成杰帮王小梦做的电插座,还有初三接近尾声两个人才有的手机里没删掉的几十条短信。
“作业做好了吗?”
“还有英语…不想做诶。”
“是是是,我也是,英语明天早点去就好啦。”
“黄嘉君做好了呀,今天没去她家问她。”
“你那么近也不去 那我明天靠谁?”
“放心,来得及的呀。”
小小心思,仿佛抄作业这种偷偷的小动作,是两个人的秘密。陆成杰发的短信从来不用标点的习惯被王小梦吐槽过,可也一直保持到了以后。王小梦常常想,对于陆成杰的喜欢是不是三年来的习惯,以后毕业了不在一个高中了。分开时间长了就会淡掉吧。
“陆成杰,你说我们毕业以后还会经常联系吗?”
“会。”
“对了,我买了个拼图,搞不定,你拿手吗?”
“还行,你明天带过来给我吧,可能需要点时间。”
“哦好,不着急的。”
“那你早点休息吧。”
“嗯,晚安。”
“晚安。”
王小梦的同学录渐渐写满她才发现第一页的空白不是留给自己而是留给陆成杰,下课后,陆成杰顺手拿起同学录翻,在最后几页空白地方写了自己的名字兴趣爱好和留言“一切顺利,岁岁年年有今日!”
陆成杰没多想写什么长篇大论,觉得自己的字也不好看,把岁岁年年写了一句表示祝福,想着以后总能再见的。
没有下雨没有艳阳,也没有抱头痛哭,初中三年的结束格外的安静,同学老师挥手再见后也没想过某些人这辈子真的就是再见了。王小梦心里肯定特别后悔,除了没拿回来的拼图好像没有什么理由再去联系陆成杰了吧,而这个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很快就来了,满是云的天空里有一只展翅的雄鹰,羽毛和云层因为太阳的照射,几乎分不出边缘,陆成杰说拼图总算是完成了,左下方云层那边掉了一块,只能对不起了。王小梦低着头,像是不开心这缺失的一块拼图,也没多聊说了句谢谢。陆成杰看着王小梦摇晃的马尾,再见也没说出口,再见不再见,是真的十年二十年的没再见。
两个人各自上了不同的高中有了不同的新朋友,王小梦以为陆成杰会是自己没开始就结束的初开情窦,没那么刻骨铭心,没有多么的放不下。终是女孩子心思紧些,端着一个手机,写了删删了写,发出分别后半年来第一条短信是:
“我喜欢你。”
“嗯。”
“那你,什么想法?”
“让我考虑考虑。”
“好。”
王小梦等这个考虑等到了高中毕业,也没有过再问一下的冲动,被最后的考虑考虑打回原形,整个高中时期,王小梦连自己最好的闺蜜也没有再说起过陆成杰,只是从同学那拐着弯地听到陆成杰选择了考艺术生,就是画画的那种。她不禁想起多次出现在自己草稿上的那个小人,高考的试卷早已把没发芽的表白压到了最底层,当初不舍得删除的短信,也因为更换新手机而早已丢失。谁也不知道,陆成杰的第三本素描稿纸最后一页有四个字“我喜欢你”。男生用最随意的方式度过了本该精彩的青春期,打游戏和认真画画的日常给本来白白净净的脸加了一副眼镜,陆成杰听说王小梦班级是她们那个年级的风云,王小梦也一定有按耐不住的男生去表白去追求。自己混个日子没必要再去打扰她的记忆。
王小梦在三年又三年的时光里,明白了青春的路口不是谁都鲜花满地也不是荆棘载途,也有大部分电影里独白都会省略的平静,高中没有早恋的新鲜,大学也没真正拉过谁的手看校园,闺蜜说一定要找一个帅的不得了的人结婚,可谁会想到长得老实巴交的人入了闺蜜法眼,还早早地问王小梦收了人生中第一份礼金。
“王小梦,你不要挑剔了,找一个谈朋友吧,要不我老公同事人很好的。”
“不用了,我又不急,你急什么。”
“哈,你是不是心里暗恋着谁呢?”
“哪有啊。”
“那你这几年,谈朋友也不谈,给你介绍也不要,嘿你不是要出家吧。”
“真的,出家也挺好的呀,听说工资很高啊,你说我是不是嫁不出去了啊。”
“我说,你绝对嫁的出去,又不是不招人喜欢,是你自己要求太高,谁要娶了你一定是幸福死了,我的贤妻良母。”
“你就嘴贫,哼!”
王小梦倒真的想过自己会不会嫁不出去,可是她断不了陆先生,淡却了在一起的冲动也没办法完全抹去第一次心动。她又不是机器,怎么可以说断就断,她还没有听说陆成杰有了女朋友,她还没有忘记陆成杰面瘫一样的丑脸色,她甚至还留着写着年年岁岁的留言页,她没办法控制在梦见陆成杰表示出不欣喜,她在等这个感情的自然死亡。可这个事情是从她心里出来的,她可控制不了,粘在一起三年了,又想了八年。十几年的留恋怎么才能做到嘎然而止。可现实这样还能允许她有什么期望和打算。王小梦拿出笔记本,把我喜欢你我的对话默写了一遍又用胶水把折页粘起来了。她以为能就这样过去。
陆成杰那本素描画纸被压在了整理箱某一沓画稿当中,像是封存的记忆,不用去每天擦拭也依旧崭新如初。他清楚地记得隔着一列人的前方马尾辫甩起来好看的弧度,就像现在想抓却拿不住的发尾丝。不是没动心,陆成杰有自己的小别扭,并不相对的家境和自己还没稳定,依旧虚晃的上进心。陆成杰一直觉得自己反应慢归结于男生发育晚,直到他在柜子底下看到那个遗失的拼图块第一反应是放进抽屉藏好,他才意识到那个好像一直跟着自己的小姑娘已经习惯成为他左边一转头就能看见的人了。陆成杰到大二才明白这个美丽的故事来的太早,在还没到雨季的时候就没抵制住干涸而枯萎了,他也想念有人会听他讲故事整整一节课,也暗自懊悔没有好好照顾那些天不舒服的王小梦。他用电脑画了一个火一样状态的女孩,发着光但不能拥抱,小心翼翼就怕会灭掉,他自己也会被灼伤。
卡布奇诺和拿铁之间的区别,只有牛奶对咖啡的眷恋有多深,浮在表面的奶泡像猫的呼吸,绵密,阻隔着咖啡油最明显的界限,漂亮的不像是泡沫。陆成杰喝一口咖啡后埋头苦干,看着时间一点点走向明天,拿出手机发出“生日快乐”和那一张火女孩的图,没有刻意要记住王小梦的生日,他是一月十二日,她是十二月一日。没理由的巧合,八年来都是这样。
“生日快乐!”
“谢谢!”
“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啊。”
“那就好。”
八年,年初年尾,岁岁年年,都是一样的对话。
王小梦醒来在一堆红包里终是收藏了一张图。还是没有多说话,隔了那么久远,连亲昵的问候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也从来没有过别称,大了也反而不好顶着幼稚不懂事乱叫一通。八年来十六条生日快乐,彼此楞是没有过一次越界的聊天,王小梦心里犹豫着可不可以再一次问他,打字打一半,连“喜欢”两个字还没有打出来,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没有停顿地全部删掉。终是用“谢谢”结束了一年一次他给的祝福。
陆成杰也是觉得两个人生日太过接近了,唯一可以开口问好的日子就挤在两个月里花完了。
哪怕是又三年后他知道王小梦结婚了一样,再多的理由也要慢慢压下去,25岁的陆成杰想着自己也应该找女朋友了吧。说完这一年的生日快乐,王小梦居然回问了他有没有女朋友。陆成杰笑的苦涩,也不想胡说,想了想还是归结于他一个穷人找不起女朋友,他用讪讪地揶揄,自己也好像真的能解脱,每次得到的王小梦回答说过的很好就松一口气,是执念得到了滴水穿石一样的确定。他当初留言本上字不多的岁岁年年还是漏了一个安字。让他这么多年习惯性的要去问是否安好。
王小梦并没有觉得结婚改变了什么,平平淡淡,就像所有亲人一样的感情,会感动会习惯,不能说不幸福,只是没有轰轰烈烈。这个年纪也不该有青春期的悸动,是该结束了。
陆成杰之后也找了一个姑娘,有马尾性格柔和,和他一样有着平凡的工作,淡淡的就好,再之后也就结婚了。
好像是一个没有结尾的悲剧,陆成杰不知道要怎么去后悔没回答的那一句我喜欢你,遇见了又擦肩错过是上帝也不会怜惜的吧,只想问一句王小梦过得好吗。在朋友圈回复以后,没想到王小梦会给他私信。
“还没睡呢?”
“没呢,你最近好么?”
“一般吧,不太好,刚刚大病过”
陆成杰眉头皱着,几年来最不愿得到的答复。
“怎么了?要紧吗?”
“就说怀孕并发症嘛”
“那,现在身体还好吧?”
“休了很久了,现在还可以。”
陆成杰说了很多蹩脚的笑话。
“不好意思,说起了一个沉重的话题。”
“没事,反正都过去了。
你呢,你老婆有了吗?”
“嗯,快生了。”
“恭喜!”
“嘿嘿,也要当爹了。
很晚了,要不给你唱个歌吧”
“好啊,晚安咯”

王小梦并没有很快入睡,放耳边听完了陆成杰的几句歌,想着初中模糊的日子,像雪花近在眼前,不敢触碰也看不太清晰。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她不知道彼此之间的记忆还能维持几年,倒影一样不真实,小到一片枯叶都会引起涟漪波澜,打破了的梦境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圆回去。不圆也罢,景色早已不一样,陆成杰马上会有一个完美的家庭,而她自己也不再敢想什么才是完美。最终睡去,平平的眉头说不清是开心还是伤心。等到第二天第三天上班后这个关于青春的回忆将会继续模糊下去。
所以啊,青春的日子里,票根和练习本都应该被收藏,不会再见,会记得有那么一段无畏却胆战心惊的脸红心跳,哭过的泪痕过了街角就不见了,道别的时候隔着窗,还能看到自己傻笑的模样。王小梦怀念的喜欢被印在毕业照上那个青涩的定格,陆成杰不舍的关心这么些年,能问出口的最近还好吗也会随着琐事渐渐不知往哪搁置自己的操心。
白净的男生和柔和的女生在花季的开始同桌三年,“一起”和“我们”这样的词汇在最美的时光每天相伴。也许暑假的某天应该流过泪,模糊了谁的眼睛,为了离别为了错过,终将和时光变成曾经。
陆成杰说的岁岁年年,王小梦说的我喜欢你,
王小梦选择了平淡,陆成杰选择了放下。
我们都是王小梦,他们都是陆成杰,竟然在不同的经纬度上不同的日月轮转中,默契同双生,在初夏的雨水里故事开花了,悄悄的一瓣一瓣,诱惑着下一个同桌伸手去摘,不是南国红豆生相思,而是篱笆小园绣球花开,一簇簇自我拥抱,美的淡然。
早知道,王小梦只是白鸥,陆成杰只是孤鲸,又何必,在大西洋沿岸围绕着相随,拥抱会湿了羽毛,接吻会快要窒息,不是风的错也不是浪的过。不记得那是谁说的,脸带微笑长大了,越走越远的深刻,想起你了那就看看绣球花开。

评论